中国经济时报:高分子材料已成万亿级创业风口

2016-08-29 11:13:49 14
重庆君正转发:  依据科技部、工信部等部委制定的“十三五”布局显示,高分子材料将作为新兴产业重要组成部分纳入到“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开展布局,并拟列入国家重点专项布局,成为引领产业转型晋级重要指引。

  这意味着高分子材料行业将来即将成为根底材料的创业“风口”。

  作为四大根底材料之一——高分子材料,很多人关于这样的专业领域并不相熟,然而它却与我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汽车、家电、日用品、工业用品……随处可见各类高分子材料的身影。

  经过长期开展,中国高分子材料行业从无到有、由小到大,已经宽泛应用于各行各业及人民生活的各种场景,成为经济开展不可或缺的基石。然而,当前中国高分子材料行业总体面临产能重大过剩、企业盈利才干不高、产品竞争力不强等诸多难题。

  国家出色青年科学基金取得者、中国科学院“百人方案”取得者、中国化学会高分子学科委员会秘书长甘志华教授屡次呼吁,高分子材料行业亟待由资源浪费、低端化、同质化的现状转向资源节约、产品差异化、高附加值的可持续开展路线,也要停止一场强而有力的“供给侧变革”。他认为,唯有透过在全行业内加强供给侧构造性变革,高分子材料行业才干加强持续增长动力,也才干化解当前的行业困局,实现企业降本增效。

  产能窘境:70%产能仅占30%的市场

  目前,高分子材料开展速度及应用宽泛性已超越传统水泥、玻璃、陶瓷,并形成了万亿级的产值规模。只管如此,与先进兴隆国家相比,中国还存在相当差距,特别是在全球经济总体趋冷、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宏观背景之下,中国的高分子行业面临史上较为严峻的局面。

  以高分子材料行业细分的改性塑料企业为例。依据全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颁布的数据显示,中国3000多家塑料改性企业,占据了全国70%的产能,而市场占有率却仅达30%。更令人堪忧的是,从相关上市公司的财务报表来看,改性塑料企业的盈利水平也相对较低,企业净利润率普遍在5%左右。

  它犹如中国制造业开展的一个缩影,中国高分子材料行业也处于大而不强、小而散乱的局面,行业开展进入“瓶颈”期。

  从中国该行业的上游企业来看,首先是许多化工企业产能利用率缺乏,总体产能过剩;其次则是高端产品短少,根底开展迟缓,还须要从国外进口大量的原料。

  如此窘境源于历史。中国高分子材料行业在其开展初期,各类材料市场均处于一穷二白的境地,相关企业只有拿出产品、进步产量,就能占据市场,企业不愁市场,只需简略增加消费要素、提升产量便可取得丰厚利润,结果形成了近些年高分子材料消费才干重大过剩,市场明显供过于求的现状。伴随着人口红利减少,中国新兴阶层的生活品质得到了极大进步,这也直接反映到了市场要求,人们开端追求富裕科技创新的高分子产品。这也意味着,传统企业传统粗放式增长形式,已经明显不合时宜了,行业窘境开端凸显,它也形成了中国工业呼唤4.0的现实背景。

  以供给侧变革处置行业“短板”

  面对制造业“寒流”,地方推行的“供给侧变革”方案应声落地。

  地方希望以此引导企业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扩充有效和中高端供给,加强供给构造对需求变迁的适应性和灵敏性,使供给体系能更好适应需求构造变迁。其较终宗旨是希望将产业开展形式由要素驱动型增长,转为创新驱动型增长,实现制造大国向创新型制造强国的转变。

  所谓“单边平台”形式,即打破传统企业做“全产业链”的思维方式,对产业链各个环节停止分解。将管理难度大、规模经济小的业务环节变成一个个分权的自主体,让其自主经营;把可以实现标准化、规模经济大的业务环节变成一个统一、集权的平台,为自主体提供后盾,通过平台与自主体形成互联的方式形成范围经济。这样即可以发挥自主体的灵敏性、降低管理难度,又能发挥平台规模化劣势、降低本钱,抵达自主体与平台互利互惠的双赢形式。

  这也进一步阐明,“供给侧变革”存在窘境的行业指明了方向,高分子材料行业同样须要经验一次革新。

  按照著名金融学家、清华大学朱武祥教授的观点,尽管高分子材料的终端市场客户群体十分宽泛、需求量大,不过细看每个客户群体却发现,由于每个客户对产品的要求不一样且需求地点分散,因而形成了中国改性塑料企业以小散乱的方式去应对“碎片化”需求。

  他认为,从长远角度来看,一个行业假如长期由规模小的企业占据主导位置,会招致每个企业都没有实力去停止技术创新和产品晋级,进而拖累了行业的开展。特别是当企业同大型跨国公司竞争时,在资金实力、技术积累和品牌效应等方面都对存在明显短板。

  对此,朱武祥提出若假如采纳传统的一点点积累形式,在强手如林的环境下很难快速做大。唯有破旧推新,才干打破开展的僵局。

  “金旸WE WORK”案例,用平台形式处置行业痛点

  朱武祥教授专注钻研企业商业形式许多年,也考查过各类商业形式,尤其面对传统行业如何整体突围有过长期深刻察看。针对高分子材料行业,朱武祥教授倡议,“单边平台”形式,或许能帮助高分子材料企业突围困局。

  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在其发表的一篇名为《把握供给侧构造性变革的正确指向》也写道:“到了21世纪初期,随着人口红利的逐步消失,新增劳动力对经济增长的奉献也变得越来越小。同时,中国在技术上已经从一个完全的跟随者变成了同跑者甚至某些领域的领跑者。在这种状况下,没有创新就很难再提升技术水平。”

  朱武祥教授强调,“单边平台”形式处置方案有诸多成功案例,如中国茶叶市场、农村信誉贷款等领域正采纳该形式停止行业资源整合,成效显著。

  作为深耕高分子新材料行业的闻名企业——金旸实业有限公司推出的“金旸WE WORK”创业平台,便是一次有价值的产业整合,它希望用平台形式处置行业“痛点”,包括能处置行业此前长期存在“零散碎”状态。

  跟目前中国风靡的五花八门的创业平台、众创空间不同,它不只提供办公室等根底硬件支持,“金旸WE WORK”创业平台更多表演了一个行业资源整合者的角色,它通过梳理各类研发、技术资源,将消费制造、采购物流、质量检测等环节,完好并入效劳体平台。同时在金旸平台上销售、技术等环节,都被打碎成独立创业体,可以为入驻平台的不同新材料创业体“量身定做”,据不同客户需求提供产业灵敏应变的效劳战略。

  此外,在“金旸WE WORK”平台上,创业者不但可以从详细公司管理中剥离出来,还可以透过集约化的采购、消费管理流程降低产品本钱,实现快速对接瞬息万变的市场。更加特别的是,参与平台的创业者,平台不但给予创业资金支持,甚至还给予不菲的保证性收入,正式成为合伙人之后,还有高额的利润分红。

  “金旸WE WORK”创业平台的形式也取得了清华大学金融系杨之曙教授的认可,他说“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这样一个根植于实业的创业平台是有效率的”。

  杨之曙教授认为,高分子新材料行业是一个处在蓬勃开展之中的行业。在中国这个行业开展也很快,但是产业组织还十分不成熟。散小弱乱的企业占据着大部分市场,他们有市场,但是他们没有充足的人才和资本贮藏来支持创新、停止有效的研发工作。而同时,高校有人才贮藏、科研实力,却难以紧跟市场需求;行业外的资本有强烈的投资需求,却难以针对行业的特点调整投资战略。简而言之,撑持这一行业蓬勃开展的各方资源处于一种分散混乱、难以有效联合的状态。所以像金旸这样一个致力于整合产业各方面资源的“供给+平台”的商业形式将能进步整个产业的创新效率。

  “金旸创业平台商业形式,通过整合劳动力、资金、技术、土地、管理、企业家才干等消费投入要素,让要素实现更科学合理的配置,实现较大化的产出,是真正意义上的供给侧变革理论案例。”杨之曙教授说。

  他认为,国家的相关政策对金旸提供了有力的支持。地方希望通过产业晋级、进步产品质量实现经济增长。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只有企业能做对事、做好事,调动产业晋级,各级政府机构应该鼎力支持的。

  朱武祥也认为,“金旸WE WORK”是一个以低本钱、高效率、集约化为特点的实体创业平台新形式,不只包含了合伙创业的理念,更重要的是推翻了行业的传统开展形式。金旸创业平台,试图有效整合高分子新材料行业,处置行业中“散小乱弱”的现状,这个平台的推出,将有时机大大提升中国高分子新材料行业技术创新与产品创新的才干。

02360776666 18696608888

工作时间: 周一9:00~周五18:00

在线留言
电话咨询
产品展示
联系方式
QQ客服